Comic Life£梦之魂

记忆之殇

     “抱歉,最近很忙 ……”
     “忙,你在忙什么?难道我不是你忙的理由,而只是你消遣的借口吗?”
       看着他发给她聊天窗口的字,问道,……久久没有回音。她的问话,占满了整个聊天窗口,以至于占不下他对她的那颗心。他虽然看不到她的表情,但他却能看的到她的动作“复制―粘贴”反反复复的动作,感觉到了她那颗不安的,有点多疑的心。他,突然发觉,网络的聊天方式的好处,可以不用纸笔来写,不用担心看信人能从寥寥几笔的墨迹中看到写信人的心情,也不用担心可以从洁白的纸张上看到泪痕印记。是的,从聊天窗口上,她能看到的只是他敲在键盘上的字,却看不到他落在键盘上的泪。他的心情,她是无从得知,只因他不想让她伤心、难过,而只想她开心、快乐。他知道此刻的她,已经对他有了情绪,有了怨言。现在,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对她沉默。这样,也许是对她最好的方式了,他对自己如此的说。
        他是了解她的,她是一个多疑的女孩,是一个从不把情感枝丫伸的太多、根疏扎的太深的女孩,也许是由于太过于被伤害、过于理性的缘故吧。也正如此,他相信,时间可以让她渐渐的遗忘他曾经的存在。
        这些天,他怎么不问候我,不给我发信息了呢?他,怎么了,在忙吗?还是?她不敢再继续往下去想了,因为她怕,但她又不清楚自己究竟在怕些什么,只是觉得很怕。她看着他给她,数天前发的聊天记录在问自己。
        她向好友说了这事,期望好友能给她一个合理的答案,来抚慰她这颗不安心的心。但,好友不是对她说他可能变心了,或是因为工作变忙了,就是可能有事发生了。她听了没有说什么,她确信第一个与第三方的可能是不会成立的,因为她知道他。
        她,曾经还笑他的生活过于单调,圈子过于窄,相比较而言她的生活比他丰富多了,多彩多了。每次,在一起吃饭,她总是向他诉说她娱乐的一些趣事,将快乐分享给他。而他,则是静静的看着她那写在脸上无语言表的愉悦,听着她向他传递的快乐,与她一起共享、同乐……她喜欢他这样的安静,这样的倾听。他总是让她能满足她的那种愉悦与成就。每次的聊天,基本是由他发起的,但最多的是对她暖暖的关心与问候。虽然,这段过程,没有惊涛拍岸千堆雪的汹涌与澎湃,但却有涓涓细流的持续而长久,让她感到无比的受用。
        这些天,她一直在留意他的QQ,博客等网络动态,但一直处于离线状态,没有更新的迹象。她,为此有些许的失落,她想过去找他,去向他的好友询问他。但,不知为什么,她放弃了这种举动。她想,我这么做不会让他觉得我是如此的自作多情,哼,既然你不理我,那我为何要去找你。
        但,她却不知道,他一直都默默的在关注着她,看着她在网上更新的动态,看到她的快乐而开心,看到她的忧愁而难过。
      “6床患者,吃药的时间到了,该吃药了”护士对他说。他接过药,看也不看就全服了下去。因为,他讨厌这些药,讨厌自己为什么要生这种病,又为什么要选择的是他。因为,它的来临,使他无法再有勇气去见她,甚至连平时简短的关心问候的权利都被它硬生生的给剥夺了。现在的他,只有默默的关注着她的权力,为她的乐而乐,为她的忧而忧。他觉得这样自己已经很满足了,只是静静的看着她,感受她……
        妈妈曾对他说:看你这么痛苦,要不就告诉她,这样也许会好受一些。他说:不,不能让她知道,她是一个倔强的女孩,我怕伤害她。是的,他了解她胜过她了解他,只因他更在乎她。有时,他真想在她难过的时候,在她身边陪她说话、解闷、逗乐,但他不能。因他怕见到她,丧失自控能力。
        就这样,让时间去缓解彼此记忆,抚平那些记忆的流沙吧,这样对她是一种最好的方式。就让我默默承受所有的背叛与罪责吧……(情感 散文 故事·Comic Life£梦之魂)
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

© Comic Life£梦之魂 | Powered by LOFTER